当前位置 : 观点

游戏业风声鹤唳 新一轮行业大洗牌是否已经开始?

2018-09-21 10:17 作者: 转载出处:蓝鲸财经 推荐人:一飞

  9月19日消息,游戏业最近风声鹤唳,各种监管政策是空穴来风还是确有其事,一时之间竟是乱花渐欲迷了眼,游戏业如今现状究竟如何?新一轮的行业大洗牌是否已经开始?

  9月10日,因公司业务调整,腾讯方面发布《天天德州》、《欢乐斗棋牌》、《欢乐拼三张》退市公告,并于9月25日正式关闭游戏服务器并清空数据。

  8月31日,《欢乐斗地主》游戏发布好友房调整说明,好友房功能暂停使用。8月28日,《欢乐麻将》宣布好友房暂停使用。

  当蓝鲸记者就此事采访腾讯互娱公关经理,问其腾讯后续是否还会继续做棋牌类游戏时,对方没有正面回复而是说:“棋牌游戏分很多种,围棋、象棋都是棋牌,不受影响。”

  短短数十日,腾讯方面对旗下四款棋牌类游戏进行整治,虽然官方统一口径对外宣称,退市是公司业务调整,其他产品暂无退市计划。但是随着近期游戏政策不断收紧,风声不断,甚至有传将实施游戏版号配额制和游戏行业专项税,棋牌类游戏将首先被调控。

  对于一向嗅觉灵敏的腾讯来说,此番大力度推动棋牌类游戏退市,是否预示着将要迎来一波更为严格的游戏监管政策?

  游戏业最近风声鹤唳,各种监管政策是空穴来风还是确有其事,一时之间竟是乱花渐欲迷了眼,游戏业如今现状究竟如何?新一轮的行业大洗牌是否已经开始?

  棋牌游戏受监管?空穴来风还是大局已定

  8月31日,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称,除了总量控制外,未来还将有游戏版号配额制和游戏行业专项税,后者类似于烟草税,每款游戏可能将会征收35%的税款。

  “虽然还没有出现具体的相关政策,但已经有风声了,游戏要开始收税了,棋牌类收税或许会更高。”易观分析师董振称。当问及该消息是否是谣传时,董振说,“据说…但是反正大家都信了”

  一名游戏从业者说:“游戏专项税这事,业内人说是业外人说的。”蓝鲸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多数人表示,征税是完全有可能的。

  空穴不来风,游戏专项税这事究竟是怎么来的,何以棋牌类游戏成了监管重灾区?

  据有关媒体报道,去年12月,中宣部、公安部等八部门印发了《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合力查办网游市场重大案件,其中棋牌类游戏成重灾区。

  4月20日,一则“即将出台的棋牌类网络游戏管理政策重要提示”在各大媒体平台间传播,该提示称,要求各平台不得提供德州类游戏的下载,并于6月1日全面终止德州类游戏的运营。

  4月16日,央视曾曝光大量德州扑克APP涉及赌博一事。4月27日,据七麦数据披露,多达200余款棋牌类、博彩类游戏在APP Store遭到下架,其中多数游戏带有:“德州、扎金花、捕鱼”等关键词,这一举动更加“坐实”了监管一说。

  但是,据七麦数据调查发现:4月1日—4月27日期间,App Store一共上架了6447款游戏类App,其中卡牌游戏类App上架263款,41款已经下架。而带有“捕鱼、德州、牛牛”等关键词的博彩游戏,三个子分类加起来一共下架25款相关的游戏。

  在此期间,平均每天新上线卡牌类App为10款左右,4月22日上线了30款,为本月峰值,而三月平均日上架卡牌类游戏为9款左右。

  卡牌类游戏仅仅下架25款,且“禁封令”后,上线游戏数量曾一度达到峰值。并且,App Store上现在仍上线着多款德州类游戏,禁封监管一说似乎并不属实。

  据七麦数据方面透露,苹果对赌博、彩票类游戏APP向来监管严格。且该类游戏APP大多太过类似,容易被苹果判定为重复APP,而被集中处理。且去年5月份,苹果也曾针对重复APP进行过一次集中处理。

  虽不能直接证明App Store下架游戏与监管政策是否有关,但是根据该条款透露的信息可知,这类APP的核实确实是与所在国家、地区的法律法规直接挂钩。

  今年1月29日文化部颁布的《网络游戏暂行办法》,也明确规定了对监管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和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等网络游戏经营活动等相关措施,且禁止任何赌博行为。所以,对于易触发红线,靠虚拟货币、房卡模式盈利的棋牌类游戏,自然成为监管的头号目标。

  9月10日,《天天德州》突然宣布退市,一同退市的还有其他两款棋牌类游戏。《天天德州》在宣布退市前一周App Store还在进行版本更新,即将举办的2018年WSOP CHINA三亚总决赛也在如火如荼的宣传中。此次退市怎么看都像是一次“突发事件”,甚至来不及收尾就草草结束了《天天德州》的命运。一向嗅觉敏锐的腾讯,此举颇让外界猜疑不断,棋牌类游戏是否将要迎来“寒冬”?

  游戏业真的是暴利行业吗?

  当游戏专项税被提出时,很多人第一反应便是,游戏这么暴利的行业应该收税。而传言中的每款游戏35%的税收,可谓力度不小。

  当蓝鲸记者采访了一些游戏从业者后发现,游戏行业头部效应明显,除了腾讯网易等游戏大厂存在所谓的“暴利”,普遍的小游戏厂商生存尚且不易何谈暴利。

  据了解,一款游戏,从制作到上线最终到玩家消费,通常需要经过三个环节:首先开发商,负责制作生产游戏的公司;其次是发行商,负责将游戏上架宣发推广的公司;最后是渠道商,玩家进行搜索下载的网站或者应用的公司。

  经过这三个环节的层层盘剥,游戏研发公司最终获得的利润并不十分可观。

  某游戏公司研发人员小沈对记者说:“单看一款游戏,开发成本几百万,能赚几千万,确实很暴利,但是游戏存活率低,10款游戏可能只有一款是可以上线的,有大量做出来但亏钱的游戏是外界看不到的。”

  “一款游戏月流水下来后要扣税,扣增值税,企业也得缴企业所得税。然后再扣渠道费、宣发费等”游戏从业者小杰说

  渠道方面,小杰称,“目前市场行情是,安卓说是37分,渠道拿3,但等到真正商务洽谈的时候,通常会跟你说55分成,主要看具体的游戏来进行讨价还价。苹果方面是固定的30%。”

  在众多渠道中,腾讯的渠道是多数小游戏公司都想要抱上的“大腿”。

  “腾讯方面有微信、QQ、应用宝等几大渠道,腾讯的渠道一般很难上,所以分成比较高。73/82/91都有可能。我们公司与腾讯方面是2.5/7.5,不同类型游戏也会不同。”小沈称。“最终研发拿到的钱还要考虑研发成本,研发这些游戏耗费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发行还得扣除推广费,推广费和月流水关系大概是1:2。”

  据小沈透露,手游周期向来很短,一款游戏的研发周期大概2到3年。

  如此盘算下来,或许游戏公司营收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样“暴利”,如果是爆款游戏兴许各家还能够赚的盆满钵满,如果是反响平平的游戏,对于小的游戏公司大概会捉襟见肘甚至面临生存危机。

  小杰对记者说:“行业内有个词叫获取用户成本,现在苹果获取一个用户的成本逐渐水涨船高,获取的这个用户还不一定能充值付费。目前国内游戏付费率很低,也就6%左右。”

  如果游戏专项税真的落实,对游戏行业将是一次严重打击。

  版号“冻结”,游戏市场哀鸿一片

  “各大公司手里都有一些新品,因为没有版号,对收入以及整个后续计划都有影响。”某游戏公司负责大众传播的工作人员对蓝鲸记者说道。

  2016年5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下发了《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规定游戏运营需要版号。只有获得了版号,游戏才可以上线收费,否则只能是不断地免费公测。

  3月29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表示,因机构改革,将影响游戏审批工作进度。虽然游戏备案审批仍正常进行,但是,截至目前为止仍未有一款新游戏获批版号,“版号”冻结一说甚嚣尘上。

  “小公司没版号新游戏根本无法正常上线,稍大的公司还好,有一定的版号储备。虽然没有版号可以上线公测,但是不能收费就会不停的亏钱。”游戏从业者小沈称。

  深受其害的当属腾讯,据腾讯2018年Q2财报显示,智能手机游戏收入176亿环比下降19%,电脑客户端游戏收入129亿同比下降5%。

  在业绩交流会上,腾讯方面表示,因为游戏版号暂停导致收入减少,《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和《绝地求生:全军出击》两款爆款游戏,因为没有版号至今没能实现商业变现。如果下半年版号仍未开放,棋牌类游戏又面临监管趋严,腾讯游戏业绩或将持续低迷。

  自今年2月份,腾讯股价达到历史新高475.6港元后便持续下跌,有数据显示,今年3月中旬以来,腾讯股价下跌31.52%,市值蒸发1.4万亿港元。自9月7日起,腾讯方面连续六日回购股票以稳定市场信心,才使得股价有了小幅回升。

  腾讯这类抗风险能力较强的公司尚且损失惨重,市面上的一些小公司的境况可想而知。

  据wind资讯报道称,截至9月5日,52家上市公司中,45家股价出现下滑,38家跌幅超过20%,正负相抵之后,52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蒸发超过8566亿元。

  因版号收紧,现在市面上已经出现很多私下版号交易的现象发生。据游戏从业者小杰介绍说:“名字好的版号能卖到50万,比如我家做了款RPG网游,叫三国无双,但版号下不来,如果别人手里有一个版号,游戏停运或者没有上线,叫三国传奇,那我们就可以交易了。”

  游戏监管有个漏洞,获得版号前送审的产品没有问题,但是获得版号后,再做更新是不需要再送审,这种更新问题监管起来是很难的。

  有业内人士对蓝鲸记者透露,“最近听说要对已下发的版号进行复审,可能会吊销部分版号,如果真的如此,一些灰色发行方式会被取缔。”

  如果此消息确切,游戏行业将迎来整个行业的大洗牌,灰色地带的小产业链将会被取缔,整个游戏市场将逐渐走上正规化。

  9月19日消息,游戏业最近风声鹤唳,各种监管政策是空穴来风还是确有其事,一时之间竟是乱花渐欲迷了眼,游戏业如今现状究竟如何?新一轮的行业大洗牌是否已经开始?

  9月10日,因公司业务调整,腾讯方面发布《天天德州》、《欢乐斗棋牌》、《欢乐拼三张》退市公告,并于9月25日正式关闭游戏服务器并清空数据。

  8月31日,《欢乐斗地主》游戏发布好友房调整说明,好友房功能暂停使用。8月28日,《欢乐麻将》宣布好友房暂停使用。

  当蓝鲸记者就此事采访腾讯互娱公关经理,问其腾讯后续是否还会继续做棋牌类游戏时,对方没有正面回复而是说:“棋牌游戏分很多种,围棋、象棋都是棋牌,不受影响。”

  短短数十日,腾讯方面对旗下四款棋牌类游戏进行整治,虽然官方统一口径对外宣称,退市是公司业务调整,其他产品暂无退市计划。但是随着近期游戏政策不断收紧,风声不断,甚至有传将实施游戏版号配额制和游戏行业专项税,棋牌类游戏将首先被调控。

  对于一向嗅觉灵敏的腾讯来说,此番大力度推动棋牌类游戏退市,是否预示着将要迎来一波更为严格的游戏监管政策?

  游戏业最近风声鹤唳,各种监管政策是空穴来风还是确有其事,一时之间竟是乱花渐欲迷了眼,游戏业如今现状究竟如何?新一轮的行业大洗牌是否已经开始?

  棋牌游戏受监管?空穴来风还是大局已定

  8月31日,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称,除了总量控制外,未来还将有游戏版号配额制和游戏行业专项税,后者类似于烟草税,每款游戏可能将会征收35%的税款。

  “虽然还没有出现具体的相关政策,但已经有风声了,游戏要开始收税了,棋牌类收税或许会更高。”易观分析师董振称。当问及该消息是否是谣传时,董振说,“据说…但是反正大家都信了”

  一名游戏从业者说:“游戏专项税这事,业内人说是业外人说的。”蓝鲸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多数人表示,征税是完全有可能的。

  空穴不来风,游戏专项税这事究竟是怎么来的,何以棋牌类游戏成了监管重灾区?

  据有关媒体报道,去年12月,中宣部、公安部等八部门印发了《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合力查办网游市场重大案件,其中棋牌类游戏成重灾区。

  4月20日,一则“即将出台的棋牌类网络游戏管理政策重要提示”在各大媒体平台间传播,该提示称,要求各平台不得提供德州类游戏的下载,并于6月1日全面终止德州类游戏的运营。

  4月16日,央视曾曝光大量德州扑克APP涉及赌博一事。4月27日,据七麦数据披露,多达200余款棋牌类、博彩类游戏在APP Store遭到下架,其中多数游戏带有:“德州、扎金花、捕鱼”等关键词,这一举动更加“坐实”了监管一说。

  但是,据七麦数据调查发现:4月1日—4月27日期间,App Store一共上架了6447款游戏类App,其中卡牌游戏类App上架263款,41款已经下架。而带有“捕鱼、德州、牛牛”等关键词的博彩游戏,三个子分类加起来一共下架25款相关的游戏。

  在此期间,平均每天新上线卡牌类App为10款左右,4月22日上线了30款,为本月峰值,而三月平均日上架卡牌类游戏为9款左右。

  卡牌类游戏仅仅下架25款,且“禁封令”后,上线游戏数量曾一度达到峰值。并且,App Store上现在仍上线着多款德州类游戏,禁封监管一说似乎并不属实。

  据七麦数据方面透露,苹果对赌博、彩票类游戏APP向来监管严格。且该类游戏APP大多太过类似,容易被苹果判定为重复APP,而被集中处理。且去年5月份,苹果也曾针对重复APP进行过一次集中处理。

  虽不能直接证明App Store下架游戏与监管政策是否有关,但是根据该条款透露的信息可知,这类APP的核实确实是与所在国家、地区的法律法规直接挂钩。

  今年1月29日文化部颁布的《网络游戏暂行办法》,也明确规定了对监管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和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等网络游戏经营活动等相关措施,且禁止任何赌博行为。所以,对于易触发红线,靠虚拟货币、房卡模式盈利的棋牌类游戏,自然成为监管的头号目标。

  9月10日,《天天德州》突然宣布退市,一同退市的还有其他两款棋牌类游戏。《天天德州》在宣布退市前一周App Store还在进行版本更新,即将举办的2018年WSOP CHINA三亚总决赛也在如火如荼的宣传中。此次退市怎么看都像是一次“突发事件”,甚至来不及收尾就草草结束了《天天德州》的命运。一向嗅觉敏锐的腾讯,此举颇让外界猜疑不断,棋牌类游戏是否将要迎来“寒冬”?

  游戏业真的是暴利行业吗?

  当游戏专项税被提出时,很多人第一反应便是,游戏这么暴利的行业应该收税。而传言中的每款游戏35%的税收,可谓力度不小。

  当蓝鲸记者采访了一些游戏从业者后发现,游戏行业头部效应明显,除了腾讯网易等游戏大厂存在所谓的“暴利”,普遍的小游戏厂商生存尚且不易何谈暴利。

  据了解,一款游戏,从制作到上线最终到玩家消费,通常需要经过三个环节:首先开发商,负责制作生产游戏的公司;其次是发行商,负责将游戏上架宣发推广的公司;最后是渠道商,玩家进行搜索下载的网站或者应用的公司。

  经过这三个环节的层层盘剥,游戏研发公司最终获得的利润并不十分可观。

  某游戏公司研发人员小沈对记者说:“单看一款游戏,开发成本几百万,能赚几千万,确实很暴利,但是游戏存活率低,10款游戏可能只有一款是可以上线的,有大量做出来但亏钱的游戏是外界看不到的。”

  “一款游戏月流水下来后要扣税,扣增值税,企业也得缴企业所得税。然后再扣渠道费、宣发费等”游戏从业者小杰说

  渠道方面,小杰称,“目前市场行情是,安卓说是37分,渠道拿3,但等到真正商务洽谈的时候,通常会跟你说55分成,主要看具体的游戏来进行讨价还价。苹果方面是固定的30%。”

  在众多渠道中,腾讯的渠道是多数小游戏公司都想要抱上的“大腿”。

  “腾讯方面有微信、QQ、应用宝等几大渠道,腾讯的渠道一般很难上,所以分成比较高。73/82/91都有可能。我们公司与腾讯方面是2.5/7.5,不同类型游戏也会不同。”小沈称。“最终研发拿到的钱还要考虑研发成本,研发这些游戏耗费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发行还得扣除推广费,推广费和月流水关系大概是1:2。”

  据小沈透露,手游周期向来很短,一款游戏的研发周期大概2到3年。

  如此盘算下来,或许游戏公司营收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样“暴利”,如果是爆款游戏兴许各家还能够赚的盆满钵满,如果是反响平平的游戏,对于小的游戏公司大概会捉襟见肘甚至面临生存危机。

  小杰对记者说:“行业内有个词叫获取用户成本,现在苹果获取一个用户的成本逐渐水涨船高,获取的这个用户还不一定能充值付费。目前国内游戏付费率很低,也就6%左右。”

  如果游戏专项税真的落实,对游戏行业将是一次严重打击。

  版号“冻结”,游戏市场哀鸿一片

  “各大公司手里都有一些新品,因为没有版号,对收入以及整个后续计划都有影响。”某游戏公司负责大众传播的工作人员对蓝鲸记者说道。

  2016年5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下发了《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规定游戏运营需要版号。只有获得了版号,游戏才可以上线收费,否则只能是不断地免费公测。

  3月29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表示,因机构改革,将影响游戏审批工作进度。虽然游戏备案审批仍正常进行,但是,截至目前为止仍未有一款新游戏获批版号,“版号”冻结一说甚嚣尘上。

  “小公司没版号新游戏根本无法正常上线,稍大的公司还好,有一定的版号储备。虽然没有版号可以上线公测,但是不能收费就会不停的亏钱。”游戏从业者小沈称。

  深受其害的当属腾讯,据腾讯2018年Q2财报显示,智能手机游戏收入176亿环比下降19%,电脑客户端游戏收入129亿同比下降5%。

  在业绩交流会上,腾讯方面表示,因为游戏版号暂停导致收入减少,《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和《绝地求生:全军出击》两款爆款游戏,因为没有版号至今没能实现商业变现。如果下半年版号仍未开放,棋牌类游戏又面临监管趋严,腾讯游戏业绩或将持续低迷。

  自今年2月份,腾讯股价达到历史新高475.6港元后便持续下跌,有数据显示,今年3月中旬以来,腾讯股价下跌31.52%,市值蒸发1.4万亿港元。自9月7日起,腾讯方面连续六日回购股票以稳定市场信心,才使得股价有了小幅回升。

  腾讯这类抗风险能力较强的公司尚且损失惨重,市面上的一些小公司的境况可想而知。

  据wind资讯报道称,截至9月5日,52家上市公司中,45家股价出现下滑,38家跌幅超过20%,正负相抵之后,52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蒸发超过8566亿元。

  因版号收紧,现在市面上已经出现很多私下版号交易的现象发生。据游戏从业者小杰介绍说:“名字好的版号能卖到50万,比如我家做了款RPG网游,叫三国无双,但版号下不来,如果别人手里有一个版号,游戏停运或者没有上线,叫三国传奇,那我们就可以交易了。”

  游戏监管有个漏洞,获得版号前送审的产品没有问题,但是获得版号后,再做更新是不需要再送审,这种更新问题监管起来是很难的。

  有业内人士对蓝鲸记者透露,“最近听说要对已下发的版号进行复审,可能会吊销部分版号,如果真的如此,一些灰色发行方式会被取缔。”

  如果此消息确切,游戏行业将迎来整个行业的大洗牌,灰色地带的小产业链将会被取缔,整个游戏市场将逐渐走上正规化。


一站关注,多维度进入移动游戏圈
sunbet官网: sfw-2012
上道: shangdaowx
小伙伴招聘:xhbzhaopin
爱链客: izhike2012
标签: 游戏业版号    
相关阅读
你可能感兴趣的资料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网站地图

http://www.vxiaotou.com